去一九九九目錄






有關想像書


當文字完全沒有常理可理解的內容時,文字要怎麼讀?

中國文學自古以來就是文以載道;影響到現代,小說總是以寫實為第一,以描寫人性、社會黑暗面為上,這種態度其實完全沒有把小說當成一門藝術來看,小說只是說故事,比新聞稍稍講究文字的報導而已。

小說是文字藝術,是語言藝術。真正的新小說必須全面省略道德傳播,而在語言藝術上下功夫,文字本身就要有足夠的可讀活力,必須靈活到逼著讀者去感覺它的新,逼著讀者去想用其他的標準、非文以載道的標準去品味。文字有速度,有視覺,有氣質,有感官,有混亂,有抽象,文字有很多『境』,試著把大腦放到一邊,用感覺和直覺來覺得。對口味就對口味,不對就不對。一切就那麼簡單。

想像書就是這麼一種嚐試吧。

寫完某代後,不想再寫另一個某代。兩年快三年了,都在等待新的文字感覺,等待一個意念可以激起對語言的新想像。九八的想像書是一個起點。寫得很好玩,但卻覺得無以為繼,因為文字的中心沒有真正的生命力。九九的想像書感覺好些。不過還是在慢慢琢磨中。

在呈現上用了Flash。快的電腦上動畫跑得快些,慢的(像我自己的)就一格一格爬了。不過至少不會像Java一樣讓人當機。先做出第一部份。希望在過舊曆年前能把已經寫好的上完。等篇幅多一些後,會再改進流程,讓不想被動畫干擾的朋友能直接去要去地方。目前就請大家忍耐一下吧。

噢,我想起來去年寫了篇虛擬曼荼羅。想像書可算是理想的努力實踐吧。但,可惜Flash不能blur…要不效果可以更過癮一些。

另外,要感謝姚大鈞兄研發出中文直寫機,可以把文字檔轉成直行放到網頁上。這會讓縱行閱讀慣的中國眼睛舒服一些。

就用想像書祝大家新年快樂吧!



去一九九九目錄


有話要說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