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自匣中慎重地取出了一把宮紗紈扇,舉在眾人的面前。輕聲地、像是怕驚到誰似地,他說:「這就是李香君的桃花扇。

可能嗎?他知道大家心中都是這麼想著。於是他把宮紗扇拿到窗前,借著大塊大塊射入的陽光,讓眾人瞧個仔細

在恆久陽光的照射下,宮紗扇上優雅的歲月痕跡清楚地出現了

精緻的雕花扇柄的確是明末的式樣;懸在柄端的玉石墜子,在經過百年來無數收藏家的把玩後,養出了可愛的溫潤晶凝。而這泛黃的扇面上也真是一幅桃花景:暗紅點點若即若離地綴在枝頭,彷彿已禁不住春風的吹拂,就要離枝繽紛起舞。壓在春風桃花下的是四句定情詩。墨色染出的內容,也正是傳說中的七言絕句

如果這筆行草當真是侯生之筆,那麼--眾人不禁同時摒住了氣--這數點暗紅豈不就是香君之血?想到這兒,大家不約而同地驚嘆起來

窗外東風吹動了窗前的青竹。搖曳的竹影落到了室內光影裡的桃花扇上。恍惚中,扇上的桃花如顯靈般翻飛起來。大夥兒都看癡了。他也是。為了多看幾眼,他任陽光繼續在古扇上照射。突然間,一個客人提醒他:「先生,瞧,這枝葉的顏色被陽光照得要褪色了,快收扇吧。」他也警覺到扇面的變化,可是他還是不忍收扇。因為在逐漸淡去的墨色中,他看到了一個奇景

手上的扇子變年輕了,他發現。不只是字畫的顏色由深變淺,泛黃的宮紗、枯黑的扇柄、養潤了的玉石,都在飽足了永恆的陽光後,一瞬瞬地變化著:古黃褪去了,白紗重現;枯槁的紫檀柄也還原到數百年前的光澤;而那玉石更生出了極精緻的刻紋,這是他終日把玩時從未想及的

在色彩淡去之際,他吃驚地發現扇子漸漸脫離了他的掌握,而轉到一個慢慢具體的人影手中

那是個身著麗袍的清俊書生。他一手持扇,一手飛快地在扇上寫著

會是侯生嗎?會是他嗎?

他震於不可多得的奇遇,定睛看著書生。仔細觀察下,他發現書生筆筆未曾寫下,而是將定情詩字字收起。一切運筆的動作如倒敘般,隨著扇子回溯到原貌的速度,由下而上,從左至右,侯生回到了當年下筆的起點。他放下持筆的手,緩緩地抬起頭,含笑地看著前方。從他閃爍的眼神誰都猜得出,侯生必是看到了香君

香君呢?他追著侯生的視線轉身看去,儷影不見,只見那紈扇這會兒深情地立在光影中。當他再回頭去找侯生時,卻發現他已消失了

他靜靜地收回扇子。前一刻的古扇,現已經歷了倒流的時光,回復到原形。一切附會其上的詩畫,在陽光的考驗下,都已失色無形。可是桃花扇,還是桃花扇。繽飛的暗紅,不但未曾一絲褪色,反而像添了生命般,變得鮮紅,鮮紅如血

他輕輕觸摸著扇面上的豔紅桃花,接觸著香君永不磨滅的真情。他心裡強烈地盼望能和香君見到一面,哪怕是個朦朧的身影也算不辜負他的珍惜之情。一時間,他竟然透過指尖感覺到扇面漸漸濡溼了。難道--他的心一緊,急忙低頭檢視指尖。可是指尖上並沒有想像中的如血殷紅,除了來自他淚水的透明溼意。他把扇子珍重地放回匣內,任眼淚滿臉地流

客人沈默地一一起身,向他欠身告辭。他們穿過了花園,走出了他的小宅。站在門外,他們會心地同聲長長舒了口氣

「真是百聞不如一見。」其中一人說

不少人點頭附和著

「可是你真看到了什麼嗎?」一個人狐疑地問

「怎麼,你什麼都沒見到?」有人吃驚地說

「我看到扇子的顏色漸漸消失了,就這嗎?

「你沒見到一個書生的影子?

「書生?沒有啊。就只有先生拿著扇子掉眼淚。我還以為他在哭那顏色呢。

「哎呀,你真是緣份淺,和侯生失之交臂。

眾人靜默下來回味著剛才的奇蹟

「只可惜香君沒見到。」一人感嘆道

「不是來了嗎?就站在先生前面,害得先生落了好多淚。」一個小個子說道

「你見到了?

「她什麼樣?」大家立刻圍起小個子,著急地問著

「欸,不就是古典美人的模樣,氣質挺好的。」小個子受不住眾人的逼問,退了一步

「具體一點,行嗎?

「你能把侯生的樣子說得清楚嗎?這麼多人見到侯生都說不清,香君的樣子我就更難說了。」小個子急著說

一想有理,大家便不再追問了

「聽說先生還有一件寶物。」又一個人說

「是什麼?」「據說是當年徐文長殺妻的兇器。

「真的假的?」有人不信。

可是說的人臉上莫測高深的笑容讓大家不得不信

「這太荒唐了,」一個人不悅地說:「先生怎麼專門搜集沾了血的東西?你們敢看嗎?」這麼一說,大家心裡不禁寒了起來

侯生還好,鬼也是個風流鬼;如果見到的是瘋子徐渭,說不定那厲鬼就操起匕首往誰的身上扎去了。想到這兒,大家混身冷了起來,原先的思古幽情突被一種白晝見鬼的詭異感所取代。大夥匆忙告別,趕緊趁著白日的尾聲個自回家

而他,在送走這一批客人後,慢慢掩上了書齋的門。慢慢地,因為這一掩,怕要再一個十年後才會為他人開啟了

他坐在椅上安靜地看著白日收回了最後一絲光線,黑夜又流滿了書齋

在黑暗中他再度取出桃花扇把玩。他用他鑑賞家敏銳的指尖觸摸著那柄宮紗紈扇上每一道細緻紋路,又把墜子握入掌中,讓自己手掌的溫度暖起沁涼的玉石。香君不來,是因為自己誠意不夠?他自問。還是俗人太多驚走了她?他嘆了口氣。他的指尖移上了扇面上桃花飛舞的位置;不需要光線,他都知道在哪兒

這扇子是她用命畫的,她的命就在其中,何必還強求這一面呢。他想開了。他的手指移開了桃花點,輕輕捂著胸口。從自己心的跳動,他感覺到她的生命。閤上眼,他覺得她就站在他的面前,活生生地

回【後傳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