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斕大喜,趕在癸卯年夏至前就把珊珊迎進家門,心想若能在頭一個月使珊珊懷上孩子不就能化險為夷了?大禮那日,顧家上上下下百餘口人屏息旁觀,看那仙子般的穆珊珊被慢慢攙進他們顧家的大秘密,她將是顧氏等了五百年的妖孽之母,顧祖颩的話要靠她來驗證,不,也可能是否定。總之,是她,穆珊珊,將和五百年前的神算顧颩進行超時空的生死對決。可是,顧颩那筆拙劣的字實在讓人難以相信預言的嚴厲。羊皮書沈甸甸地攤在手裡,穆珊珊定了定神,望著桌案上的一對白瓷茶盞,厚潤的釉澤大概是顧家在她眼中最後一件溫柔的東西了。第一件溫柔印象呢,則是婆婆的玉戒玩弄,節奏裡的陰柔徹底震憾了她陽剛光明的家教,引誘出潛藏在她身體裡的女人味,使她不知不覺在原本陽春沈靜的舉止中安插入一兩個小動作;這時,她又練習起用左手食指觸摸弧形玉耳墜,今天她頭略往右傾,讓玉墜貼上腮,想借它的冰涼鎮一鎮她煩燥的心。她婚後多出的模樣,看在顧斕的眼裡是無限又無比的嫵媚。他現在不只是想近看他的珊珊,更喜歡暗暗、遠遠地觀察她。近的時候,他研究她的細節;肌理的紋路,血脈的震動,髮絲的彈性,沒有她的鼻息在耳畔規律的出沒,他他他真的沒法安心。而遠的時候,像現在隔著鏤空雕花門,他癡看著撫弄玉耳墜的透明珊珊,心疼得都快落下淚來。再看一眼吧。每一眼都像最後一眼一樣珍惜地望著。預言的陰影,使得顧斕覺得珊珊虛幻,彷彿她隨時都會淡入消失讓他永遠也見不著。


 
接下來173.html